首页  »  电视剧  »  日本剧  »  我笑的时候
我笑的时候SP
我笑的时候
别名:当我笑了
主演:井之原快彦  上户彩  真飞圣  饭丰万理江  
类型:日本剧
导演:三宅喜重  
地区:日本
年份:2019
语言:
简介:平成が終わりを迎えようとするある春の日、病床にふせる老婦人(吉行和子)は、恵美(飯豊まりえ)、真一(高田翔)ら4人の孫を呼び、自分の両親と兄弟について話し始める。70年以上前に老婦人が育った、「他の家族とは違う」という家族とは——。昭和12年、大阪。鈴木重三郎(井ノ原快彦)は、大阪理科大学の助教授で、植物研究者。結婚して10年となる明るく優しい妻・誠子(上戸彩)とは子宝に恵まれなかったが、重三郎はそれを受け入れ、夫婦仲良く暮らしていた。しかし、誠子の「母親になりたい」という思いは消えることはなく、重三郎の姉・大沢徳子(真飛聖)の息子で、満州に赴任する大沢和也(白洲迅)の送別会をきっかけに、あらためて子供への思いを強くする。数日後、間宮君子(麻生祐未)が営む孤児院の庭で遊ぶ子供の姿を見た誠子は、重三郎に孤児を引き取りたいと相談する。はじめは子供を育てる自信が無いと難色を示した重三郎だが、誠子の熱意に押されて浩太(幼少期:柳下晃河)を養子として迎え入れることに。優しく浩太と接する誠子とは対照的に、ぎこちないやり取りが続く重三郎だったが、次第に不器用ながらも叱ることや褒めることを学び、父親として成長していく。研究一筋だった人生から、子供を愛することの生きがいを覚えた重三郎の世界は一変。重三郎が笑う分だけ、浩太も笑う。物静かな男に笑顔が増えていった。そんなある日、「浩太に兄弟が出来たら喜ぶかもしれんな…」とつぶやく重三郎に、誠子が「…すぐやと、あかん?」と返す。昭和18年。鈴木家は、浩太(渡邉蒼)、節子(伊藤栞穂)、健作(石澤柊斗)、虎之助(原田敬太)、トメ子(竹野谷咲)の5人の子供たちを育てる大家族に。やがて、研究室の助手である吉田史郎(竜星涼)にも召集令状が届くなど、戦争が重三郎の身の回りにも影響を及ぼしていく。鈴木家の生活も日に日に厳しくなっていくが、それでも重三郎と誠子は常に笑顔を絶やさず、子供たちの表情も笑顔に満ちあふれていた。しかし、戦争は着実に鈴木家の未来にも影を落としていく…。

一个老人谎称自己病危把自己的孙子女辈叫到自己的病房。当后代们聚集在自己的病床上时,老人拿出APD,调出一张张照片,笑着对着孙辈们讲,趁着自己还活着给后代讲一讲自己家族的故事。

照片里是对着镜头笑得很开心的一对年轻夫妻和他们的五个年幼的孩子。老人轻声说,这个幸福的家庭,其实是同别人家不一样的。

故事的帷幕才就此拉开。

男主是一名在大学里搞杂交水稻的教授,女主则是一名平常的家族主妇。他们结婚十年都没有孩子。不能生育是故事的起点,但不是终点。因为这一对夫妇的善良,他们一样拥有五个子女真挚的感情。没有血缘可不可以组成美满的家庭,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前段时间,美影《速成家庭》讲的也是养父母与养子女的故事,只不过唯有苦难才动人。大时代的背景往往能够带来沧桑的味道。

关于二十世纪前半段的历史,我们知之甚详,毕竟那是一段屈辱的历史。不忘国耻,才能奋发图强!但是历史这玩意,讲述者不一样,角度不一样,接受信息的人的感受确实会千差万别。我们国家一直要求日本教育界能够正视历史,向下一代正确讲述侵华以及太平洋战争的历史就是这个道理!

以前在没有接触到其他方面的信息的时候,我觉得这个要求很合理啊,日本也应该能够做到啊!但为什么我们经常要提,日本则反复道歉,最后仍在这个问题上不断地反复拉剧呢?等到后来我能够接触到日本、美国以及其他参战诸国的影视剧、文学作品时,我才明白,为什么他们确实做不到!

在意识形态中,国家老是被人打造是具体的实体,仿佛是一个脱离个体生命的存在,但在真实的世界里,国家不过是人民的集合概念,在国家虚拟形象背后其实都是一个个鲜活的家庭。二战时,日本战死几百万人,在现实的世界里,这些人并不是枯燥的数字,他们都是某个家庭里的父亲、丈夫、儿子,就跟我们的英雄一样。

日本军国主义犯下了滔天的罪行,但是这些平凡的日本国民走上战场上,却是为国效力而已。正如在本片中,铃木教授在战争的最后接到征兵令,寄信的邮差对他说:“恭喜”,身边的儿子流着眼泪也只能说:“恭喜”,有着反战思想的他也只能反应说:“谢谢!”。假设铃森教授死在战场上,他的遗孀和子女应该怎么祭典他呢?总不可能说他是军国主义的走狗和该死的战犯吧!对于战死的军属而言,谁也不愿意把亲人的死亡说的毫无价值,不管战争是否正义,于他们而言,国民服兵役,战死沙场,确实是为国捐躯,哪怕他们是不正义的一方。毕竟天皇还在,国家还在,他们会检讨错误,会道歉,但他们不可能抹杀自己存在的合法性和继续存续下去的意义。

在美剧《太平洋战争》里,虽然日本在前期曾经取得了军事上的优势,但是从头到尾,从美国人的视角来看太平洋战争,他们就从来没有输过。由于工业实力上的差距以及武器火力的悬殊,日美之间的战损比都几十比一,他们看日本军人奋不顾身其实是怜悯的。二战中唯有两场战役,美国才付出了巨大的人员伤亡,一是硫磺岛,一是冲绳,作为相对方的日本呢,他们是基本上全员阵亡,在冲绳不仅军人全亡,老百姓都付了几十万人的代价,可谓“玉碎”,全部打光。

要是站在美国人、澳大利亚这些参战国家的的视角来看,他们对日本保持着战胜者的优势,根本不怵日本嘛!

正因为各有各的立场,要求另一方按自己的立场来讲述历史,这根本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既然如此,还不如向前看!

温情是影片的底色,而日本人则是这一方面的高手。善良的人收养善良的孩子,最后在即使没有血缘关系,父母舍不得孩子,孩子离不开父母,在战争最难熬的日子,他们不离不弃,全家人等到了父亲的归来,最终全家人幸福地生活下去。最小的女儿就是影片开头的那位奶奶,当年最小的她也已经白发苍苍,铃木家因为每个家庭成员的努力和守护开枝散叶。

守护,永远是日本影视剧永恒的主题!

片中扮演妻子铃木诚子的上户彩依然温润如玉,一脸浅笑让是困难岁月中家里的温暖的阳光。收养孩子也是妻子的主张,丈夫痴于研究,她既要照顾丈夫,还要照看五个年幼的子女,这工作着实不轻。

彩姐,近年来被誉为最美人妻哦!

不过说一句丧气话,电影营照的家庭温馨还不能当真,《莹火虫之墓》的悲惨生活才是日本战后最真实的写照。不过日本还算幸运,他们毕竟是被美国人军管的。美国这个国家吧,你说它跋扈,但如果你真心实意跟着他,最后还是能过上喝汤吃肉的日子。美日两国有战后这一层关系在,哪个人要说他们会再翻脸动武,我是不信的。

国与国确实只有永恒的利益,但是拥有一致的价值观真的很重要,唯此才能成为长期的队友,才能实现双方利益的捆绑,才能共赢合作。

关于反战,不如先看看这一篇大象公会对于日本明仁天皇的文章。

平成:日本第一位新式天皇的谢幕|大象公会

对于二战的反思,包括日本天皇在内的日本人一直在做。因此在我看来,在本片中,不论是铃木教授还是他的学生,他们表达的意见代表的是普通日本人关于那场战争的意见。这种老百姓的立场才是沉默的大多数人的历史观,既不激进,也没有太多的忏悔。父亲收到征兵令了,虽然对于前途很恐惧,担心妻子和孩子,但依然是去了兵营和战场。没有当逃兵,也没有当烈士!于平常人家来说,回来就好,不打仗就好!

但要说有多少深刻,我看也不见得!当然比起一些右派的电影还是鼓吹自杀成仁要好得多!那种就太极端了。去年我还看过一本纪念零式战机诞生的电影,电影的结局就是飞行员把妻子和自己捆绑在飞机的座舱一样飞向死亡。奶奶的,搞得也挺凄美的!

反战这个话题,我觉得吧,不仅于之前的二战的反思,其实还是应当着眼于未来。

反战是为了未来不战。

从这个意义上讲,所有人其实都应该认真想一想,珍惜当下美好生活,而不是当个键盘侠每天叫嚣着今天打这个,明天打那个。这种人不是别有用心,就是干打嘴炮!

我们中国人应当保有不受欺侮的实力, 但我们也是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我们并不想侵犯其他人,也不会主动去打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