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漫  »  逆天邪神第一季
逆天邪神第一季更新至08集
逆天邪神第一季
别名: 逆天邪神 第1季 逆天邪神 第一季
主演:内详  
类型:动漫
导演:内详  
地区:大陆
年份:2019
语言:国语
简介:一代天才玄脉受损变成废物,家族摒弃,世人嘲笑,甚至新婚之夜遭人毒害。玄天至宝,轮回镜现,逆天改命,重启人生,带着仇恨与遗憾,誓要登顶力量的巅峰!....

从故事进行和价值内核角度来说,这不是一个十分克苏鲁故事,却绝对包含了不少克苏鲁元素,不过在细数之前,先说一个和剧情无关,却依然十分体现该电影很克苏鲁的地方:

这部电影改编自2014年5月出版的一本小说,小说也叫BIRD BOX,原作首要分类是Horror,不是thriller,YA,general,SF或Fantasy(虽然也可以算Fantasy/SF中的Post-Apocalyptic,但是从下面要说的作者本身的写作方向来考虑,它毫无疑问是一本horror)。作者Josh Malerman 之后创作过了五部长篇小说,也都是绝绝对对的Horror,所以这个作者可以盖章是个恐怖小说作家了,绝对不是科奇幻小说作家或悬疑作家。

那么,三段论推理来了,Josh Malerman 是现代美国恐怖小说作家;现代美国恐怖小说作家写克苏鲁故事;Josh Malerman写的是一个克苏鲁故事。

当然,上面这句其实是一个玩笑,不过,了解美国当代恐怖小说的读者都知道,美国的恐怖小说界就算没在克总发糖的绝对统治之下,也在很大程度上被它改变了,从当之无愧的金字塔顶端斯蒂芬·金(Stephen King),到以文学性著称的 乔伊斯·卡罗尔·欧茨 (Joyce Carol Oates),再到最强邪典作家托马斯·里戈蒂(Thomas Ligotti),克总世界观已经永远地改变了北美恐怖文学界。所以这部电影从改编自小说伊始,就已经多多少少沾染了克苏鲁的色彩。

下面开始进入正题:

从我自己的观感总结的我认为很有克苏鲁特色的地方,有些可能牵强,也可能有所遗漏,希望大家能一起讨论。

1. 怪物本体

在这个电影里,怪物从头到尾都没有直接露面,这一事实本身就很克苏鲁。因为其他类型的恐怖电影中,怪物终归是要露面的(无论是恶魔、鬼、外星人、怪物、僵尸,亦或是精神病人),不露脸本身就很说明问题了。可以有多种理解方式:克总世界观下,人类的恐惧是“未知”,那不表现怪物本体,就把未知这个最大的恐惧表现出来了;怪物常常是“无可名状”的,无法表现;邪神是其他维度的存在,没有“灵视”的情况下,可能就是看不见。

2.怪物形象

上面说了一下如果怪物本体是洛式邪神,那么为何电影中没有直接展示,那么本条说的就是在间接展示中,这个怪物是一个怎样的形象。

其中最明确的间接描写毫无疑问是闯进避难所的Gary,他画出了他所看见的怪物的形象,特征包括触手怪、菊花状的(头?)、章鱼头(这都已经不是暗示了好吗)、星空状的物体(生命?)、这些基本就是洛氏恐怖形象,没啥存疑的地方。

除此之外,电影中暗示了怪物体积庞大,例如可以从车上走过,走过房子时会留下巨大的影子等。

能体现出上述体积庞大这一点的还有走过时会把树压倒,而为什么压倒的是树,也不是汽车或者别的什么,除了场景本身是树林里之外,我还脑洞了另一个解释,就是致敬《敦威治恐怖事件》。在这部小说中,邪神之子最终离开房子之后,有这样一段描写:“它闻起来有雷电的气味,路边的灌木丛和小树都齐刷刷地倒向一边,就好像一座房子沿着那里被拖拉而过。”

最后,看见“它”的人也能给我们提供一些线索:一方面,那些人的眼睛会变化,为我们去猜测他们可能会看到的场面提供了暗示,这一部分我在后面的“灵视”这一条里详细说。另一方面,看见“它”就会疯,别的不说,这一条真的非常非常克苏鲁,了解克苏鲁神话的人都知道,这一部分在后面的“疯狂”一条里详细说明。

3.信徒

在电影里,这一元素表达的比较间接,只表现了疯子,未直接表现信徒,但是我们可以将之理解为信徒。

电影里,看见了“怪物”的人会发疯,会自杀,但是有些本来就疯的人依然很疯,不会自杀,有些本来没疯的人,发疯了,但也不会自杀,他们反而会说“它会净化这个世界”,“我已看见了真理”,人们在谈论谁的时候会这么说?他们在谈论神和信仰的时候会这么说。所以这些“疯子”可以被理解成“信徒”,而这一概念也是洛氏风格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

虽然“邪神”并不把人类当做一回事,但这并不妨碍人类去狂热地崇拜它们。在克苏鲁神话小说中,邪神崇拜的教团可谓五花八门,有加罗林群岛信奉“深潜者”的卡纳卡人,接纳达贡秘教的印斯茅斯居民,有被旧日支配者透过睡眠传送的信息逼疯、并且在服侍最高存在的行为中找到喜悦的疯狂信徒,还有信仰阿撒托斯的女巫团体,以及信仰莎布·尼古拉斯的德鲁伊僧侣。这些邪神崇拜者常常有突出的暴力倾向,令神智健全的人感到十分疯狂:“ 当时,仅有两名囚犯的清醒程度达到了可以判死刑的标准,剩余的囚犯们则被遣送到不同的疯人院。”

所以,我们可以把电影中的“疯子”理解为“邪神”,也就是电影中的“怪物”的信徒,这也就解释了他们为何要强迫其他人去看“它们”。他们看见了“真理”,看见了“美”,全心投入地崇拜起来。

4.灵视

这个概念本身不是洛氏小说中既有的,而是受小说启发而提出的,在洛夫克拉福特的小说《自外而来》中,克劳福德·帝林哈斯特制造了一台机器可以看到其他维度的邪神,他说“它的确是看不到的——但你现在却能看见它了,现在你还能看见其他许多原本都看不到的东西。”而在电影中,人们似乎无需通过机器,我自己的理解是,在目光扫到“怪物”的时候,就被对方的“力量”影响到了,从而导致“SAN值”下降,灵视开启,于是看见的人就能看见“怪物”,没看见的,就看不见。

《自外而来》有这样一段看见之后的描述:“此刻我正置身于一个声音和动作组成的漩涡中,眼前全是混乱的图像……淹没在一片虚无缥缈的光芒之海里,而那片光芒之海则沿着我之前看到的那个烟云圆柱投下了一道炫目的光束。随后,场景千变万化,在各种景色、声音和无法定义的感官印象混杂而成的混乱之中,我感觉自己快被瓦解,或者说快以某种方式失去自己的实体了……我似乎看到了一片奇怪的夜空,那上面点缀着闪闪发亮、不断旋转的各种球体,而但这幅景象逐渐淡化的时候,我又看到了一个由若干耀眼的恒星组成的星群或星河。”这些描写也与“开拓智域”、“启蒙”、看见“真理”异曲同工,即——“开辟出一番关于现实世界的恐怖景象……到那时,我们要么是被逼得发了疯,要么是逃跑,逃离光明,逃亡一个新的黑暗时代去寻求和平于安全。”(摘自《克苏鲁的呼唤》)而观众从他看见了“它们”的人的眼睛中,似乎也可以感受到那种“千变万化”、“混杂”和“不断旋转”。

这里想稍作强调,要以克苏鲁的世界观去理解,而不能以现实逻辑,在这个世界观下,人类被启蒙之后必会发疯——或者自杀、或者本向无知(可以理解为本电影里的黑暗/盲目吧,大概……)这个地方还想再补充说明一下上面“信徒”这一部分,就是为何发疯就会崇拜。大家注意到了吧,不是所有发疯的人都信了邪教,而是大部分人自杀了,一部分人信了。《克苏鲁的呼唤》的那句摘录其实就是很好的解答,不能接受这样残酷现实的人就自杀了,接受了至高存在的,只能崇拜至高存在了(因为人类在其面前渺小得比蚂蚁还不如),再者就是不去知道真相,逃走。

5.疯狂,“SAN值”

在克苏鲁神话中,看到不可名状的物体或听到怪异的声音都会使SAN值下降,而SAN值归零时,人就会发狂,失去理智,原有世界观崩塌,再也救不回来,极大几率可能出现自杀的情况(例如《神殿》),只要直面邪神,人都会SAN值归零(这就是设定,别和我说看见大章鱼能有多吓人),于是乎,这个描述和电影里的人发狂自杀像不像!使人疯狂,激发崇拜的奉献精神,这就是典型的克式发疯,也正是这部电影里发生的事情。

6.逃跑

这个也是洛氏恐怖基本套路,面对不可战胜的对手,唯一的出路就是逃跑,逃跑过程中可能会产生动作场景,最典型的案例是《印斯茅斯的阴影》。

以上就是我觉得这个电影中体现的克苏鲁元素啦,欢迎补充及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