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艺  »  百变大咖秀2021
百变大咖秀2021更新至20210409期
百变大咖秀2021
别名:
主演:何炅  大张伟  贾玲  沈凌  
类型:综艺
导演:洪涛  
地区:中国大陆
年份:2021
语言:汉语普通话
简介:《百变大咖秀》正式宣布,2021回归,在阵容上也将保持原有的百变五侠和何炅谢娜以及王祖蓝的原班阵容,除此之外也将培养新的百变五侠。

7年前,《百变大咖秀》停播,《我是歌手》成为新爆款。7年后,《歌手》停播,《百变大咖秀》重启,播出时间从周四调整至周五,随之节目口号也从“《百变大咖秀》,周四变周六”变成了“大咖欢乐多,周五变着过”,可见平台对于这一节目给予厚望。

时隔七年,《百变大咖秀2021》重磅归来,但经典IP的品牌影响力并未能够为节目的回归打开局面,难以重现当初的高光时刻。从收视率来看,首期节目收视排行第七,后续的节目收视率也大都在第三名至第五名间徘徊。

当下,《百变大咖秀2021》的收视率有所回暖,但节目口碑却不如当年,前五季豆瓣评分均在8.5分左右,而《百变大咖秀2021》当前的豆瓣评分是6.5分,口碑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不少网友直称节目从“爷青回”变成了“爷青毁”。

综艺重启已是综艺行业的一大普遍现象,《中国达人秀》《妈妈咪呀》《超级女声》等经典综艺的复苏也都未能取得理想成绩。在此,读娱君将以《百变大咖秀2021》为样本,从内容层、行业层来剖解难回颠覆时刻的原因。

百变五侠高光不在

《百变大咖秀》进入创作瓶颈期

在主打模仿形态的基础上,《百变大咖秀2021》既有创新的大胆尝试,也有优质的内容承接,在重塑经典的桥段同时,还围绕时下热门话题进行表演,从而输出笑点,但从舆情反馈来看,效果不甚理想。例如,不少观众表示,高频次的回忆杀给观众带来了审美疲劳。

在《百变大咖秀2021》当中,回忆杀的呈现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方面是基于节目IP本身进行创作,大白组合、王祖蓝、沈凌、张远等依然是这一季节目的常驻嘉宾,由此带来不少升级表演。从首期节目“百变五侠”的合体到王祖蓝表演葫芦娃,再到大张伟、白凯南“大白组合”再cos年画娃娃,整体表现不偏不倚,保持在原有的内容水平线上,但大部分内容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另一方面,《百变大咖秀2021》糅合了平台综艺里其他经典元素,例如,贾玲、王祖蓝等带来以《歌手·再打一年》为主题的系列模仿秀、虎虎和袁成杰挑战了《声入人心》里的“云次方”组合表演,试图以大众熟悉的表演形态盘活观众对于节目的兴趣,但时过境迁,当下,年轻一代的观众对于这类回忆杀很难产生共情,甚至产生了审美疲劳。

当下,《百变大咖秀》的老朋友们表演比重较高,也侧面反映出节目在造星方面能力较弱,当前尚未有能与“百变五侠”相抗衡的组合出现。

百变新人一部分源自平台自有艺人,表演频次高,或是与嘉宾组成临时性组合,或是单人表演,例如,沈梦辰接连模仿了《流星花园》里的美作、《我的前半生》里的薛甄珠、宁静、张艺兴等,与在《火星情报局》的表现相对趋同,表演水平相对不稳定,只有#沈梦辰模仿宁静#这一话题引发了较多关注。

另一部分则是从其他喜剧类综艺孵化而来,如,在节目中模仿了汪峰、那英、腾格尔等人的锤娜丽莎来自《认真的嘎嘎们》,金靖、张海宇来自《今夜百乐门》,在表演风格上依然有着浓厚的百乐门风格,颇有水土不服之感。尤其金靖在模仿刘敏涛的片段中,在浮夸中略显油腻,本应该是喜感满满的表演却让不少观众产生了不适感。

在新人的运用上,翻车现象不止于此。在最新一期节目中,脱口秀演员思文扮演佟湘玉、辩手大王扮演铁扇公主、喜剧演员刘胜瑛扮演白素贞,三种表演体系融汇在一起成为了大杂烩,外加整体表演元素也相对复杂,带给观众的尴尬大于惊喜。

此外,《百变大咖秀》也有意为嘉宾造标签,李维嘉在接连模仿了牛油果、绿巨人、字典之后,被称为百变头部艺人,而鞠红川也因擅长模仿周杰伦、李荣浩的嘴部动作被称为“嘴部艺人”。目前来看,这些标签在话题性上尚缺火候,难以在观众群体间产生传播效应。

过度消费节目的经典内容环节,挖掘百变新人的后劲不足,表演内容创新已有疲态,嘉宾人设不够鲜明,多重桎梏之下,《百变大咖秀》的内容危机加重,逐渐从“爷青回”变成了“爷青毁”。

“内忧外患”之下

《百变大咖秀》重启并非良机

尽管《百变大咖秀2021》在内容创新层面动作不断,但“百变五侠”已是过去时,模仿类节目的黄金时代早已不在,面对着“内忧外患”的复杂局面。

所谓“外患”,是指短视频行业模仿、仿妆精品内容抢占市场份额,为节目的回归带来了冲击,削弱节目的不可替代性。

在仿妆方面,仇仇qiuqiu、小猪姐姐、ruby幼熙、二门等博主都在圈内小有名气,在模仿方面,代表性的博主更是层出不穷,从模仿身边的人物到剧综领域的人物表演,从一人分饰多角到系列主题内容IP,内容形态正在不断地突破边界,模仿者的年龄亦在不断下沉,像去年走红的钟美美亦是一大代表。

也就是说,在短视频平台飞速发展的当下,人们触达模仿、仿妆内容途径更多,对相关内容的品质需求与审美与大为提升,在这一背景下,《百变大咖秀》这一IP的核心特色大为削弱,在一众同质化的内容当中只能“泯然众人矣”。

所谓“内忧”,是指在短视频同类产品冲击之时,卫视平台喜剧类节目式微。早年间,各大卫视都在布局喜剧类综艺,《喜剧总动员》《跨界喜剧王》《欢乐饭米粒》《笑傲江湖》《我为喜剧狂》等多档喜剧节目霸屏。

当下,卫视平台喜剧综艺略显萧瑟,除了湖南卫视重启了《百变大咖秀2021》之外,仅有东方卫视、北京卫视也分别在播《欢乐喜剧人7》《跨界喜剧王5》,大都是在原有喜剧IP的基础上进行内容创新。

反观视频平台方面,似有大刀阔斧进军喜剧综艺领域之态,腾讯视频已有《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德云斗笑社》等品质IP,与爱奇艺合作的《哈哈哈哈哈》已有不错的市场声量。

此外,爱奇艺还有年轻态创新综艺喜剧《姐妹俱乐部》,芒果TV有《帮帮我喜剧人》,优酷亦有《喜剧Z世代》《夸夸奇谈社》,以及赵家班团综《象牙山庄》。

从视频平台的喜剧片单可以看出,喜剧类综艺主要瞄准年轻一代尤其是女性观众,糅合了团综、女性话题等多种元素,或将掀起网生喜剧综艺的新浪潮,而这亦给卫视平台喜剧综艺带来更多的挑战。

回归到平台本身,喜剧综艺本是湖南卫视当下的短板。在2020年收视最高的20档卫视综艺当中,湖南卫视占了14档,但《笑起来真好看》在一众节目中收视垫底,排在第19位,豆瓣评分更是低至3.0,热门评论第一条便是“看了半个小时,除了尴尬什么都没有”。某种意义而言,去年《笑起来真好看》这一综艺的试水,将湖南卫视喜剧综艺推向了至暗时刻。

在《歌手》停办、喜剧综艺IP青黄不接的背景下,湖南卫视重启《百变大咖秀》,对内有着重振平台喜剧类节目的重任,对外面临着网生喜剧节目以及短视频内容的冲击。但时过境迁,综艺大环境、观众的内容审美已经发生了诸多变化,《百变大咖秀》这一节目的口碑进入到了断崖期。

据悉,湖南卫视还将在二季度推出全新节目《喜剧不谢幕》徐峥、李诞各自经营实体剧场,每次演出的票房决定最终的胜出。此前,湖南卫视已有经营类节目的成功制作经验,能否将其融汇凭借这一全新突围,还待观望。

综上所述,随着视频平台喜剧综艺、短视频平台喜剧内容持续出圈,进一步瓜分了喜剧内容市场,以《百变大咖秀》为代表的卫视平台喜剧综艺生存发展空间日渐狭小,外加节目本身的内容特色与当前市场需求存在一定的脱节,难以聚拢观众、发酵话题。在内外交困的境遇之下,《百变大咖秀》还能重合高光时刻吗?概率挺小的。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

文|清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