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日本剧  »  喜欢写你的名字
喜欢写你的名字03
喜欢写你的名字
别名:
主演:内详  
类型:日本剧
导演:内详  
地区:日本
年份:2020
语言:日语
简介:剧情讲述了5人分别扮演高中生,描写了她们通过恋爱内心得到生长的故事

昨天无水君和某个美少女一起去看了《你的名字》,久违地想写点东西聊一聊这部电影。

作为一部商业片来说,《你的名字》发挥得不错,画面漂亮,故事紧凑,笑点也很充足(虽然并没有找到传说中的泪点)。然而在意识形态上,这部片是无水君完全无法认同的,尤其是当这部片被作为某种“恋爱典范”来宣传时。

不可能的恋爱

像日本学者东浩纪说的,《你的名字》是一部典型的“世界系”作品:过着淡而无味的日常生活的平凡男生,遇上了有点特别的女主角,接着大灾难降临,而世界的存亡成为他们爱情直接的外部投射。

为什么一定要有灾难、要有拯救世界呢?这就牵涉到另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会爱上某人?世界上有70亿人,为什么是这一个而不是别的任何一个呢?新海诚们给出的答案是:命运。而灾难、悲剧正是命运的最好背景。

在爱情的浪漫主义叙事中,命运是给予爱情合法性的灵药。在片中我们可以看到,男女主角们命运般地交换了身体,命运般地穿越了时空,命运般地拯救了世界,最后命运般地再次相遇。最后不仅他们自己,包括全体观众都心服口服地认定:这两个人必须在一起,在一起,一起,起……

片尾男女主角相遇,男主角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这一幕中国观众太熟悉啦。还记得《红楼梦》里贾宝玉第一次见到林黛玉是怎么说的?“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王家卫那句经典台词“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正是对这种浪漫叙事的绝佳描述:我并不是遇见你,而只是对于早该有的相遇的重复。我并不是爱上你,而只是回忆起了我对你的爱。我们为什么相爱?因为我们命中注定要相爱。我必须在遇见你之前已经遇见过你,在爱上你前已经爱上过你,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爱得理直气壮、爱得心里踏实。就好像我远远看见一个靶子竖在那里,我所要做的只是射出那支箭……

但是真正的爱情从来都是相反的,不是先有靶子再射出箭,而总是先胡乱地射中了一个,我们事后再去慢慢画上靶子。不是因为合法了(有了命运做依托)我们才去爱,而是先爱了才成为命运。浪漫主义叙事将这个逻辑关系颠倒了过来,因此才会有张爱玲们在《倾城之恋》中借白流苏之口的感叹:“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泷和三叶大概也想说:正是要成全他们的爱情,彗星才落下了吧。这当然不是真的,然而对于浪漫派来说,如果不那么想、不去虚构一个命运的担保,他们是无法放胆去爱的,这是他们的市侩之处。

如果就到此为止,新海诚拍的也只是个普通的言情故事,无水君也懒得去说。问题是新海诚比这更过分得多,他对浪漫叙事的沉浸已经到了某种强迫症的地步……按理说男女主角交换过身体、拯救过世界,已经足够有命运感了吧?但是新海诚还不满足。所以才有了三叶在彗星降落前一天去到东京,见到三年前的泷的那一幕,甚至是对彗星一千多年前曾经落下过一次,而三叶的祖辈或许也经历过的暗示。这就像许多少女漫画里作者忍不住一定要画进去的桥段:明明男女主角的相爱已经是经过了各种不可能的神巧合了,但作者还是要让他们在某一阶段回忆起——啊,原来我们在小学一起玩过,原来我们以前都在某个医院住过院……这种在合法性之上还要追求一层更高的合法性,在保险之上还要上一档保险的,无水君就称之为浪漫主义强迫症,就像你我在大观园认识了还不够,必须上辈子你是石头,我是你旁边的一根草,不然我们爱得还是缺了点什么……

最能反映这一强迫症的莫过于影片的主题歌名:《前前前世》。多么可怕的名字!现世不够,甚至前世也不够,非得前前前世!这就是为什么,新海诚所描述的恋爱绝不是什么范本,而是最大的反面教材,是不可能的恋爱。你要很当真的去看,非但谈不了恋爱,连你本来有的那么一点恋爱能力也要失去了,因为我们永远不可能有前前前世(命运/合法性),在现实中,新海诚式的爱情是永远无法开始的。

不可能的风景

新海诚最被推崇的作画、尤其是对于风景的描绘中,其实也存在同样的陷阱。就如同虽然男主角看似是个普通的高中生,谈的却是不可能的恋爱一样,新海诚的电影中看似描绘的都是平日里司空见惯的风景:十字路口、天桥、地铁站……但事实上却是不可能的、并不真的存在于日常生活的风景。当你闭上眼睛,很容易便能想起那些柔和又散发着不可思议光芒的场景,即使只是一个普通的室内镜头,你也能看到背景处所有能反光的点都在全力反光,观众从画面中得到的梦幻感和美感,也主要来自这些夸张、不切实际的光。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新海诚电影中的日常风景是美的,那我们生活中的风景算什么呢?如果新海诚电影中的浪漫爱情是真的,那我们生活中的爱情又算是什么呢?明明是他从我们这里抄去了的东西,结果,和电影中熠熠生辉的风景与爱情相对照,我们所真实拥有的风景与爱情反倒像是廉价的、让人提不起兴趣的赝品了。这或许就是东浩纪说的,新海诚在给予我们的同时,又从我们那里夺走的东西吧。

既非起点,也非终点

《你的名字》在日本创下票房纪录后,在中国也延续了这一奇迹,票房已破两亿。东浩纪说《你的名字》大火,不但不是好事,反而意味着日本宅圈药丸。我们知道,日本动画片的票房一直很好,日本历史票房最高纪录的保持者《千与千寻》就是动画片。问题在于,《千与千寻》不是宅向作品,而融合了世界系和galgame元素的《你的名字》却是一部宅向作品。《你的名字》取得这样逆天的成绩,恰恰说明了宅文化已经被主流收编,沦为宅的反对物——现充的一种情趣和消遣了。值得注意的是,《你的名字》,尽管融入了宅文化的元素,实际上却是一部清爽到不行的现充作品,你很难看到以往世界系作品中那种负面的、焦灼的、拖泥带水的情感,这也或许是它能获得主流大众喜爱的原因之一。

然而,东浩纪想象中的那个充满反抗精神的、从未被主流收编的宅圈真的存在过吗?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至少在中国,宅文化从诞生起就一直是一种现充情趣式的存在,但这并不妨碍宅文化在年轻人间发挥着它的独特力量。

《你的名字》虽然不是希望,但也不是绝望。新海诚或许属于很多人,但并不是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