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  »  恐怖片  »  残秽,不可以住的房间
残秽,不可以住的房间HD
残秽,不可以住的房间
别名:残秽:不能居住的房间 / 残秽:被诅咒的房间(台) / 冤魂物业:残秽(港) / The Inerasable
主演:竹内结子  桥本爱  佐佐木藏之介  坂口健太郎  泷藤贤一  
类型:恐怖片 恐怖  
导演:中村义洋  
地区:日本
年份:2015
语言:日语
简介:从少女轻小说到恐怖故事均有涉猎的女性作家(竹内结子饰),在过去的半年里一直应邀为某杂志撰写短篇怪谈。她的故事均来自读者投稿的个人体验,其中有一位女孩的投稿让她陷入了难以想象的恐怖深渊。女孩(桥本爱饰)曾租住一间公寓,但是经常会听到衣服摩....

我演员 竹内结子

小说家。计划与丈夫直人一起有搬到新家。从半年前开始在怪谈杂志上连载从读者那里征集奇妙的体验谈作为短篇公布,某天,收到了久保关于奇怪“声音”谜团的投稿信件。

久保演员 桥本爱

东京某大学学习建筑设计的女大学生,担任神秘研究会部长。住在郊外的街道一座建造了10年的5层公寓——“冈谷202号室”中。因为“现在住的房间里,总觉得有什么似的感觉”,便将此事向在怪谈杂志上连载的“我”投稿。

平冈芳明演员 佐佐木藏之介

作家,“我”的同行。因为在编辑的商讨会议中听到“从婴儿床发出”的小插曲,诱发了他的兴趣,于是一道参与调查。是一个时尚开朗的角色。

三泽彻夫演员 坂口健太郎

福冈县出身的公司职员,铁杆的灵异迷。对于神秘的源头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线索一事向“我”和久保寻求商量。

直人演员 泷藤贤

小说家“我”的丈夫,同公司的推理及恐怖专业的小说家。沉浸于乔迁新居的喜悦中,对“我”以外的灵异现象持否定论。

残秽,不可以住的房间(共3张)电影《残秽:不可以住的房间》算是中村义样重拾旧业。由于小说故事整体非常出色,所以中村义样不必再剧本上花太多时间,如何串联好“恐怖元素”和“推理进程”是本片的关键。这点上他的表现算是平稳发挥,故事表述上虽然略平,但是部分“声音”元素的使用还是弥补了表面走势平缓的故事。影片最后也如桥本爱所提到的那样,是难得在最后场景中如此“折磨”观众的日本电影。从观众的反应来看,中村义样的“恐怖”也算是达到效果了。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之所以导演最后要用这样的手法来“吓唬”观众,主要还是其之前的映像表现没能深层次的反映出小野作品的魅力。这或许是本片最大的遗憾。小说《残秽:不可以住的房间》的成功并不是单纯靠“恐怖推理”元素取胜的。原作之所以能够让众多评委得出“吓怕”的评价,最根本的就是小野“反科学”的表现形式。一个以“科学”视角来看完全不成立的故事,被小野硬是通过一系列“推理”达到了让你“相信”的结果。这其实是真的非常困难。这种寻找“土地”上流动人口的故事,其实可以进一步的以“艺术”的形式来表达。电影毕竟和“文字”不同,颜色、声音、动作、格局都是重要的电影要素。如果中村义样也可以通过“元素”的变化来表达出小野原著中的那股“病毒”氛围,或许那时《残秽:不可以住的房间》就不是单单的恐怖映画了。(新浪娱乐评)


影片整体概括起来就是从一个又一个碎片式的不相干的事件中寻找联系,然后追根溯源。影片本身的气氛、节奏都掌握得很好,情节环环相扣,是一部惊悚佳作。

但我觉得最妙的莫过于结尾作为第一人称的“私”那一段总结。

最后那一段总结的大致意思是调查之后,残秽的诅咒没有应验到每个与之相关的人身上,大家也看似恢复了表面的平静。

从这一段叙述中我们不难发现,表面上,影片中的人似乎在调查后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状态,大家都过着正常的生活。然而,每个人却又都相互联系着:女大学生九保和伊藤太太偶尔联系,下次搬家会搬到那里去;“我”也和九保联系着,由此得知每个人的近况。。。经历了如此恐怖的事件,按照常理,当事人应该避之而不及才对,尤其是女大学生九保,居然还要搬到死过人的房子里,而她之前就因为405室总是听到和服扫地的沙沙声而逃离,这实在是不合常理。事件之后,所有人貌似疏离,却又保持着不温不火的联系,这种联系是偶然?还是必然?不得而知。也许当人们觉得已经逃离诅咒的时候,一只看不见的手仍在将他们紧紧的联系在一起。联系,是这部影片的一个重要的主题,每一个看似独立的事件背后,都有一个恐怖的源头;上一个屋主死去了,下个仍会搬进来。。。细思起来,毛骨悚然。

而事件之后,“我”与学习建筑的女大学生九保坐在咖啡馆,两人的表情都显得颇为憔悴。调查就这样结束了,也许是因为每个人都感到身心俱疲,也许是大家觉得停止调查才是明哲保身的最好方法,也许是人们从一连串的事件中已经开始隐隐嗅到了危险的信号而选择了本能的逃避,也许是大家意识到了这背后是更加恐怖的深渊。不管是什么原因,调查在追溯到煤矿事件后突然草草的划上了句号,就像是一部扣人心弦的电影演到最激动人心之处时戛然而止,让人感觉分外意外与诡异。

片末,小女孩吹蜡烛的时候,身后出现了婴儿的脸;主妇们在外面说话的时候,孩子们抬着头盯着天花板看。无论是人们若有若无的联系,还是调查不自然的中断,亦或是片尾明显的暗示,影片都指向一点:那就是调查虽然结束了,可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我觉得最妙之处就在这里。如果我们用理性分析,按照“沾了污秽就会遭殃”的原则,小说家夫妇,女大学生,对面邻居等相关人员都应该遭遇不测,答案也非常明了,不枉费大家跑遍整个日本调查一场。但最后有人听到声音,有人接到电话,有人却若无其事的活着;大家也没有刚刚搬出公寓就遭遇不测。这种模棱两可的结尾正说明了残秽是神秘的,是未知的,调查了这么多,很有可能只揭开了真相一角,更多恐怖的、未知的东西我们还不知道,也许根本不会有机会知道。这更说明残秽是非理性的、无法预知的,我们无法预知谁会死,会什么时候死,甚至我们查到的“源头”也很可能不过是恐怖进程的一环。奥山煤矿事件之前也许还有诱因,而这个诱因之前还有更为恐怖的诱因,至于真正的源头在哪里,为什么会发生什么这样的事件,这背后到底有多少冤魂久更无法考证了。当我们无法用理性去分析的时候,就像噩梦从来都是无意义的、不合常理的,而我们却身在其中,也许这个才是本片最恐怖之处吧。

影片还有一句话说透过佛像能看到地狱。前文提到“联系”是影片的一个重要的主题,残秽像瘟疫,像看不见的线,将历史,地理,人物,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所有的一切都联系了起来,甚至这些人死后还要堕入地狱承受永久的痛苦和折磨,然后再将这种污秽传递给无辜的人,代代轮回,永无止境。不知道这个地狱是什么样子,反正我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部分恐怖片到了最后总会留一点小尾巴,吓人也好,留着拍续集也好,给人的感觉都像是生搬硬套,本片也没能免俗。个人认为,如果影片到此结子姐姐的总结就结束也许更好。总之,这是一部让人细思极恐的佳作,值得一看。